不战而屈人之兵靠跌出来的空间博取利润


不战而屈人之兵——靠跌出来的空间博取利润

最近我做了一个2000年个股的流通市值变动统计,数据采样分别是2000年头尾两个交易日(即1月4日、12月29日)的个股流通股本、收盘价,努力从流通市值波动的角度解析2000年大势,并产生对今年行情的一些认识。
  流通市值的总升水
  两市的总流通市值在2000年内已达到15570亿元,相当于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六分之一,其增长情况如下:深市流通市值年度内增长了3361亿元,增长率为85%,其中上市新股增长669亿元,占新增流通市值的20%;沪市增长额为4015亿元,增长率为95%,其中上市新股增长1161亿元,占新增流通市值的24%,剔除上市新股增加流通市值的影响,两市老品种的流通市值增幅为65%。
  在衡量股民实际投资收益方面,平均股价(总流通市值÷总流通股本)更有说服力。年度内深市平均股价从9.93元上升到14.6元,沪市从10.27元上升到14.28元,两市投资者理论上的年度平均投资收益率在40%左右。
  流通市值的增长结构
  从期内流通市值增幅的明细情况看,深沪两市增幅居前的前60位(下面称为成长组)基本上均与股本扩张有关,扩张前平均股本为1.28亿股,平均股价为9.34元,平均流通市值为5.96亿元;扩张后平均股本为2.39亿股,平均股价为17.97元,平均流通市值为21.51亿元,市值上涨三倍以上。值得一提的是两市2000年初扣除新上市品种的平均流通股本为0.88亿股,平均股价为10.10元,平均流通市值为8.89亿元;年末分别上升至1.06亿股、14元和14.89亿元;成长组的流通股本起步规模较高而股价和平均流通市值均较低,期内股本扩张能力则远高于市场水平(市场流通股本扩张度为21%),这说明2000年市场开始重视大盘股的投资机会,而绝对价格低廉和流通市值规模较小仍然是股价提升的原动力,股本扩张也仍然是上市公司做大流通市值的主要手段,并且很能够得到市场欢迎。与之相应,增幅后60位(下面称为滞涨组)在年初的平均流通股本为1.29亿股,股价为15.81元,平均流通市值为20.37亿元,并且年度内基本上没有进行股本扩张,因此在年度内遭到市场的抛弃,平均股价反而比年初下降了10%之多。
  在成长组中基本为重组品种所占据,约有半数左右流通股本在6000万股以下;而滞涨组主要为基金前期的持仓品种,以科技网络类、蓝筹类、1999年度爆炒过的老庄股品种为主,证实在非实业成长基础的市场中,只有重组仍是不朽的成长想象力;同时基金从一些长期持仓品种中撤退,固然企业自身的成长性已无法支持过高的流通市值,也似乎预示着市场新的轮回即将开始:毕竟从基金管理人运作的历史上看,受美国证券市场的影响较大,纳市科技股受冷落和传统产业的复兴也许能够给我们一个信号。
  事实上如果按股价的绝对年度涨幅排序,2000年市场的十强为深南玻(0012)、泰山旅游(600756)、泰山石油(0554)、ST深安达(0004)、金路集团(0510)、飞乐音响(600651)、天兴仪表(0710)、川投控股(600674)、粤华电(0532)、ST港澳(0504),绝大多数是股价在10元以下、流通市值在5-7亿元之间的品种,即流通市值、股价“双低概念”,启动之前均被市场长期冷落;而在前三十强中1999年以来屡被政策打压的ST、PT类品种竟有八个之多,正所谓“压迫愈紧,反抗愈烈”。有趣的是曾被列为1999年十大伤心股的品种如活力28(600703)、ST粤海发(600647)、武汉中百(0759)、轻骑海药(0566)之类,年度涨幅均超过同期大盘平均涨幅;而连续多年盘底的伤心概念如深南玻(0012)、金路集团(0510)、山推股份(0680)、ST中华(0017)、深宝安(0009)之类更是士气如虹,晋入百强之列。市场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兵家之道演绎得行云流水,只是投资者往往当局者迷,未必能够有“心如井中之月”的定力。
  此外从流通股本规模角度考虑,两市年初流通股最小的一百只个股平均流通股本为0.22亿股,流通市值为3.04亿元,平均股价14.06元,至年末分别上升为0.32亿股、6.53亿元、20.13元,板块平均涨幅超过100%,这说明小盘股仍然是超越市场平均收益率的良好工具,虽然期初的起动价格相对较高,平均股价上涨幅度也接近市场水平,但由于整个板块的扩张性超过市场水平近四倍,最后其流通市值提升速度仍然远远跑赢大势。返观流通股本最大的一百只个股,年初平均流通股本为2.66亿股,平均流通市值为2.22亿元,平均股价8.34元,至年末分别上升为3.07亿股、3.22亿元、10.72元,但流通股本扩张能力仅为13%,远低于市场水平,因此相应地板块平均涨幅在30%左右。
  2001年的市场机会
  按照历史的经验,市场做大一个品种的流通市值的主要手段是靠股本扩张和股价炒作,这两者的起点(流通市值、股价)越低,向上的张力就越大。因此小盘股跑赢大市的经验屡试不爽,而只要不是恶炒过数年的品种,上一年度的伤心股至少在当期可以获得平均涨幅,超过平均涨幅的机会也比比皆是。在实战中有必要结合基本面对上年流通市值增幅较小的“安全品种”予以一定的关注。
  从流通市值滞涨个股的情况看,可注意属于基础周期性产业的沉默股和伤心股,如铁龙股份(600125)、湖北宜化(0422)、欣龙无纺(0955)、东方热电(0958)、天津汽车(0927)、江泉实业(600212)之类,这部分个股本身在流通市值上就有扩张的原动力,而由于基础周期性产业的复苏,一旦在业绩上有所提高,原本较小的流通股本和较低的股价很容易成为市场借机炒作的理由,使流通市值上一个台阶。其中流通盘中等偏小、具有产业优势者更值得关注,如江泉实业(600212)。
  此外,由于小市值品种具有更强的扩张性,在小市值板块中上年度滞涨的中低价个股如隆源实业(0835)、深天马(0050)、ST深大通(0038)、深圳西林(0065)等也可能蕴藏着一定的投资机会;何况市场还会产生新的伤心股如预亏、ST、PT之类。
  2001年大盘向上拓展的空间可能不会太高,那么靠跌出来的反弹空间博取利润是否是一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操作思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