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成功,我们应该投降


  为了成功,我们应该投降  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认识一个极为杰出的专业操作者,我们不妨称他为罗伯。罗伯经常在每周大笔进出市场。当时我还是一个新手,在芝加哥开始操作时,运气还不错,有一阵子还在他旁边操作。我们是所谓的”楼上”的操作者(在经纪商或自营商公司里完成交易,不需要到交易所);操作地点是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旁边一栋大楼的办公室里。

有一天早上,我很早就进到办公室,发现罗伯一个人在里面,那时我们操作的是S&P500的股指必赢亚洲,很自然的我随口问他,对当天的走势有什么看法。他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

“我不知道”罗伯说。

“那时因为你不想告诉我了”我说。 “不”,”罗伯说“我告诉你的是实话。我对市场会怎么走,一点概念也没有。”

那时我不禁有点害怕起来,我用一种空洞的眼神看着他,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最后我终于挤出话来:“罗伯,你显然是这里最出色的操作者之一,你真的对今天市场会怎么走,一点概念也没有?”

“不骗你”

“那么...那么....你怎么操作?”

“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的,”罗伯说“你真的不会相信的。”

“或许你说的没错,不过,不妨试试看。”

罗伯看着我说:“好吧,”他说:“这麽说吧,如果市场上涨,我会买一些。如果涨得更多,我会多买一些。如果再涨,我会再买一些。如果市场下跌,我会卖出一些。如果跌得更多,我会多卖一些。如果再跌,我就再卖一些。”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愚蠢?荒唐?过分简单?那时我听不懂这番话(想当年,我还是一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后来才知道,那天早上罗伯告诉我的,就是操作的不二法门。后来我在其他每一位成功的操作者身上,都看到这一点。

说穿了,那就是:

“他们决不,从不让任何有关市场的意见,阻碍自己的操作”。

“为了在市场上成功,我们应该投降”

“向市场低头,是有放弃一切的意思在里面,这表示我们将放弃关于市场的一切宝贵意见.判断与结论。这件事情之所以这么难以做到,是因为我们之间许多人,经年累月投下无数心血研究市场,累积下来自以为与众不同的高见。

换句话说,我们在自己认为了解的事情上,已有相当大的投资。特别是,但我们想到综合两者之长时,要放弃自己所学尤其困难。我们会问:“为什么不可以呢?为什么不可以两种并用了?--亚当理论和我们的工具箱里面已有的东西不能相容并济吗?”

可惜,就是行不通。除非我们了无挂碍的来接近市场,否则免谈。我们可以这样说:“亚当就像个嫉妒心强盛的情妇”。

他要求我们一无所知的接触市场。

只要我们接近市场时,内心想到自己对她多少有点了解,那么失败的种子便已经种下了。这并不是说我们一定会赔钱。任何良好的系统和方法,几乎都可以赚上一阵子钱。但是我们食古不化的本性,迟早会露出尾巴。(而且经常是很早就出现,不用等很久)。

为什么?因为市场不断在变化,只有全然无知的人,因为拥有充分的弹性,才能适应时时刻刻的变化。要不是如此我们会为了保护某种仓位动弹不得 :“他本来应该是这么走的”。

胡说八道。真正重要的是它正在走哪一条路?现在怎么走?用另一种方式说:

要在市场上获得真正的成功,我们必须用五岁孩子的眼光来看它们。

因为假使五岁小孩真的在乎,而去注意市场的话(我不得不承认,他们实在是太聪明了。不会去做这种事;他们宁可在太阳底下玩耍),他们不会有日经月累的任何包袱。他们的眼光是全新的。”

“为了在市场上成功,我们应该投降”。